您现在位置:
跳过导航链接首页 > 网拍资讯 > 资讯内容

上海,拍卖房迎竞拍小高峰

2015年08月01日  网拍动态 来源 : 来拍呀

7月份,上海房地产拍卖行在上海市公共资源拍卖中心共举行了四场房屋拍卖会。《东地产财经周刊》(以下简称“《东地产》”)记者统计显示,整个7月,上述四场拍卖共涉及24宗房屋拍卖。此外,上海东方国拍也在7月份举行了四场房屋拍卖会,记者了解到,仅7月16日,东方国拍就有8宗房产进入拍卖市场。


便宜20%的千万元拍卖房

7月16日,黄浦区乔家路上海市公共资源拍卖中心,一场房屋拍卖如期举行,《东地产》记者现场采访了一位成功竞拍者。

刘涛,湖南长沙人,在上海打拼多年,如今开着一家外贸公司。虽然名下已有房产,但和妻子商量之后,两人均认为市区房屋升值空间很大。刘涛表示“市区房价太高了,动辄几千万。”刘涛夫妇关注房产拍卖已经很久了,此前两人也参加过一次司法拍卖,但最终被别人以高价买走标的。

一次偶然的机会,刘涛在网络上看到长宁区延安西路有一套房子将在7月份拍卖,地理位置正是他们所中意的,夫妇两人决定奋力一搏,并交出了100万元的保证金。

拍卖会现场,《东地产》了解到,有多家投资者会参与该套房屋的拍卖。一位投资者告诉记者:“司法拍卖的安全性还是挺高的,并且价格绝对比市场上要优惠很多。”

记者注意到,刘涛要竞拍的房子起拍价1000万,房屋面积为257.34平方米,实际楼层为19-20层复式,房型为4室2厅4卫1厨。看准了该标的以后的升值空间,刘涛夫妇向《东地产》表示了其势在必得的决心。竞拍开始后,该标的竞价凶猛,价格一路飙涨,飙至1050万元之后,刘涛夫妇犹豫了片刻,便继续加价,直至加到1070万元。在拍卖槌一声落地之后,刘涛夫妇将该标的收入囊中。

“我在此前已经了解到该房屋市价在1200-1300万之间,我的心理最高承受价为1100万。”刘涛暗自窃喜地告诉《东地产》。显然,刘涛夫妇对这样的结果非常满意。

但事后,刘涛也向记者表示了自己的担忧:“目前该标的仍被占用,还不确定什么时候可以正式交房。希望中间不会有什么差错。”

失意的拍卖者

有成功的竞拍,也有失意者。《东地产》记者当天还采访了另一位未拍到的竞拍者。

在拍卖当天,看上松江一套拍卖房的余明早早来到了上海市公共资源拍卖中心,焦急等待着下午的“对决”。余明略有担忧地告诉《东地产》:“虽然预算是200万,但是我出价最高只能185万,因为除了房价外,还有委托中介的中介费以及投资公司垫资的服务费等。这些费用加在一起基本上要15万左右。”

余明的担忧并非多余,拍卖现场,当委托中介帮余生叫出185万的价格之后,坐在后排的一位男士再次举牌,开出了190万的价格。最终,当拍卖槌落下的那刻,余生对这套房子的期待也就此终结。“中介以及投资公司收取的中介费和服务费对我来说有点高了,如果能把各方面了解清楚,我不会再找中介。”余明告诉《东地产》。

“拍房”需谨慎

虽然拍卖的房产有一定的价格优势,但其中的交易风险也值得购房人多加留心。

一位谢姓拍卖师向《东地产》提出三点拍房注意事项,第一,了解产权办理等方面是否存在瑕疵。要确认所竟买的房屋是否具有完全产权和房地产转让的各项条件;同时,需了解房屋产权的使用年限、面积和税费情况。第二,实地考察计划购买的房地产,除了了解房屋的建筑面积、户型、房屋的布局、朝向是否合适,配套的水、电、气是否齐全,房屋的结构、外观质量有无问题,物业管理水平及周围环境、交通条件是否理想外,更重要的是查询该物业是否有拖欠的水费、电费、管理费、维修基金等情况。第三,房屋里的附属设施,比如一些家具、家电之类的,要明确这些附属物与拍卖物业的关系。

记者注意到,几则拍卖公告都有“特别提示”:若标的涉及拖欠有物管费、水、电、气等应缴费用,由买受人自行承担,如存在其他遗留问题及风险均由买受人自行负责;买受人需凭委托法院出具的法律文书自行办理房屋过户手续,并承担买、卖双方过户时应当缴纳的全部税费。

因此,买受人在参与竞拍之前还需谨慎,详细了解相关情况后再下手拍房,否则,就可能造成“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的后果。

z
分享到: